“北大”情怀不能被一管口红轻易消费

恰逢北大120周年校庆,4月9日,一篇名为《我把北大校徽上的红色做成了口红,献给颐和园5号的你》的微信文章刷屏社交媒体,其作者王梓自称北大校友,在校庆之际发售北大“校徽红”口红,然而文章走红后,王梓被扒出诸多槽点,北大头衔“掺水”、各类经历造假、产品疑似三无、创意剽窃自他人……引发网友热议。

这位北大校友写道:“耐心、力量、勇气是’北大人’这身战袍铠甲给我最好的加持”“我希望把这抹红色,涂在唇上,就像用战袍和铠甲为自己加冕”,从头到尾,整篇文章充斥着满满的微商气质和鸡汤文风。王梓以自己的北大出身,贩卖“北大”情怀。打着热爱母校、回馈校友的旗号填满自己的荷包,为许多北大人所不齿。

诚然,北京大学作为中国TOP2的高校之一,普通人看待北大大都带有无法企及的艳羡与崇敬之情,而这样的名校光环自然也使学生受益。王梓之前就有北大双胞胎苑氏兄弟借助北大名号,写书签售卖化妆品,赚得盆满钵满。在网上坐拥一票粉丝的他们,却受到北大学子的极度厌恶。苑氏兄弟身上贴着“北大”“学霸”的标签,却被同学们诟病学生工作不力和学习成绩排名垫底,北大于他们,不过是包装和炒作的噱头罢了。

有一句莘莘学子常听到的口号:“今天,我以母校为荣;明天,母校将以我为荣”。北大,这个几乎凝聚了中国最高等精英的学校,其北大光环由一代代学子艰苦奋斗、细心呵护而成,恰当地借用北大光环倒也无可厚非。而王梓之所以激起如此大的怨言,正是由于她在离开母校步入社会数载后,通过真假参半地杜撰个人履历,持续消费北大光环、抹黑北大学子,并将这种光环商业化、庸俗化。

当情怀变成一桩生意,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变成贩卖的资本,如此营销终将无法长久。(江柳茜)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