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体育F1赛事访谈节目《我问才鸿兄》第4期

腾讯体育讯 5月10日下午,《我问才鸿兄》第5期节目在腾讯网北京演播室录制,资深赛车专家周才鸿(微博博客)(微博博客)、SSS赛事总监苏浩做客贵人鸟腾讯体育访谈节目,就刚刚进行的土耳其大奖赛进行回顾点评,并且展望了即将开始的西班牙大奖赛。下面奉上视频访谈的精彩内容:

主持人:我不知道才鸿兄怎么评价珠海那面,在中国的南部地区,南方和在北方的赛车的大环境有什么很大的区别吗?

周才鸿:可能很多老车迷都知道,珠海国际赛场是1996年建成,是中国第一个国际性的赛车场,它也是国际二级赛道,可以说是目前在国内的场地赛的一个发源地,它备考着澳门和香港,大概今年第57年了,本地的赛事的氛围这么多年来都经营得非常好,在本地有很多年轻的朋友喜欢改车,他们在整个赛事的经营关系和运营,包括比赛的项目,还有包括车迷观众可以说在目前来讲应该算是最好的。

周才鸿:有。每一场比赛最少大概会有三万多的现场观众,有一年举办世界汽车杯大奖赛,那一场比赛我去主持,现场观众就超过7万人以上。它吸引很多很多的车迷观众到现场去看比赛。

主持人:说了这么多比赛,南方的赛车比赛我们还要返回我们所在的北京来说一说,北京可能是因为太堵了,大家对于赛车的热情确实没有南方那么浓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才鸿兄你最后在北京选择去做像绵羊赛这样的比赛,可能会激发大家对赛车这方面的热情。

周才鸿:喜欢赛车的很多朋友是不分南北,不分西东。在北京有一个天然的因素就是气候,每年11、12月份天气非常冷,赛车没有办法有效的发展。再加上北京地区只有一个比较小的场地,没有办法发展大规模的国际性的赛事。喜欢这个运动还有喜欢投入的人还是相当多的。像去年做了一个北方赛道嘉年华,吸引了各式各样的跑车的朋友来参加这样的活动。这个市场基本上还是需要有人去经营。我们的团队各方面的能力有限,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做一个小小的绵羊车赛,慢慢把它做起来,去年我们有60几个车手,到今年有80、90个。

主持人:大家可以关注到第二位,第二位是韦伯。被哈密尔顿给超越了,哈密尔顿是想超越,结果在第二号弯的时候开大了。

周才鸿:维特尔的起步相当不错,韦伯在起步上稍微有一点点失误,造成其他的车手超越它。

主持人:如果一会儿有回放,大家还可以看到哈密尔顿在第二个弯想起步超越的时候,他开过了。看一下重放。我们稍后再来看,视频有一些问题。

在起步的时候,先是二号位的韦伯因为动力不足,被身后的罗斯(微博)伯格超越了,第四位的哈密尔顿因为在第二号弯的时候开过了,又被韦伯超掉了,始终维特尔很稳健。

周才鸿:没错,不过我对于这个起步,我个人要有一个跟别人不同的想法,我觉得韦伯它的起步同样是红牛的车,他的起步应该不至于这么差,他是不是会考虑到罗斯伯格超过他,罗斯伯格和韦伯会产生一段竞争。对于一个车手来讲,他可能会让我的竞争对手跟我的队友,因为他不能直接对他的队友下手。我们只是下手,这个起步韦伯不应该这么慢,他的克尔斯系统有问题,维特尔也有这样的问题。从排位赛,舒马赫挤进了最后一截排位赛,各个车队甚至各个车手之间每一个人的小算盘都打得不太一样。

主持人:其实在这一站的比赛当中,舒马赫起步也是蛮不错的,不巧的是前鼻翼被碰了一下,赛后他说他有责任更多一些。

周才鸿:他跟雷诺车队佩德洛夫在比赛当中发生了碰撞,舒马赫进弯的路线采取的防守的策略有一点过激了,这个对于一个世界冠军的车王来讲,不应该要发生这样的事,但是我想他心里也是挺着急的,因为想让一个年轻的后辈在一开始把他超掉,而且再加上佩德洛夫也是杀伤力和攻击性也是挺强的。大部分的责任应该是在舒马赫身上才对。

主持人:当时碰撞的时候因为舒马赫有很多车迷,他们说罗斯伯格没有让。因为这个行业里面大家可能都有一定的认识,一看一眼就知道到底是谁的问题。

周才鸿:他们的赛车在进弯和出弯一定有一定的竞赛的路线要走,谁能够守着这个路线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一个经验非常丰富的车手尤其是要知道的。可能对于佩德洛夫来讲,你应该让过我才对。我的车头过了你之后,但是舒马赫并没有让,所以两人就会造成这样的碰撞的意外。

主持人:这一站的比赛,大家通常采用四站的停站的策略。巴顿是采用三站的方式。

周才鸿:车队对两个车手的驾驶风格,他对轮胎的保护各方面会比较好,因为你想进一次站大概要用超过30秒的时间,对于一个保护轮胎的车手来讲,他跟他的队友哈密尔顿比较起来,哈密尔顿是一个攻击力很强,而且特别会用轮胎的车手。所以他们两个人的战术会不太一样。当你用三站制,当你的轮胎的磨损率就会比四站制会高很多。再怎么高,你会比人家少一个大概30秒左右的进站的时间。可能在这一方面,巴顿就觉得,如果我是四次进站,我的轮胎的条件都非常好的状况之下,我应该会有一个更好的成绩出现。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